地藏经快念网
地藏经快念网
南怀瑾 黄念祖 李炳南 刘素云 钟茂森
主页/ 雪漠/ 文章正文

有感于教派纷争

导读:雪漠:有感于教派纷争...

  雪漠:有感于教派纷争

\

  内容提要:我反对所有的教派之争。佛教的所有教派,皆源自神圣的佛陀,只要它传播一种真理,就会对人类产生善的影响。对所有可能产生善行的宗教,无论它叫什么名字,我们都要向它致敬。宗喀巴大师之所以伟大,正是因为他有无垢的正见和百川入海的胸襟。

  前年,深圳崔先生想叫我为他的宗教新书写个序,我犹豫了好长时间。

  我犹豫的原因,是因为他书中写的某个人物,跟我的朋友信仰的某个教派有冲突。我举个例子,以证明其严重程度:某次,我到某地,看到朋友们竟然在烧书,书的内容极好,是劝人戒杀放生的。但因是某人写的,他们就要烧了。后来,我抢救了那批书,将它发散给了我的学生,并以此为题,写了好多文章,提倡人们来爱护那些被虐待被宰杀的动物。

  我明明知道,我要是写了此序,肯定会招致一些狂热教徒对我的仇恨。我的生活中,多次遇到这样的事。

  但我考虑数月后,终于决定:给崔先生写序。一是因为我认同此书中宣传的善文化;二是因为我信仰香巴噶举,专修大手印。大手印是超越名相的。我的智慧告诉我,无论是宗教的教派名相,还是诸多的二元对立,都是应该从心里扫除的东西。

  此外,我想用此举告诉所有将来可能恨我的人:我反对所有的教派之争。佛教的所有教派,皆源自神圣的佛陀,只要它传播一种真理,就会对人类产生善的影响。对所有可能产生善行的宗教,无论它叫什么名字,我们都要向它致敬。宗喀巴大师之所以伟大,正是因为他有无垢的正见和百川入海的胸襟。

  当然,我虽然也能拒绝崔先生,继续与世隔绝地清修,事不关己,明哲保身。但我明白,有时的世故和小心,其实是一种犯罪。要是“真”选择了独善其身,隐而不言时,“假”就会占据话语市场,就会出现经济学上所说的“假币驱逐真币”现象。久而久之,就可能正气凋落,邪风上升,是非流言四面流溢,“只见破戒者,不闻成就者”,令空行哭泣,令护法扰虑,令骗子窃喜,令智者寒心。

  要知道,在我们世故的间隙,不知有多少人会失去人身,糊涂而来,糊涂而去。佛说:一失人身,万劫不复。所以,在需要我说话时,我还是要说自己该说的话。虽然我的言行可能会招致一些非议,也可能给别有用心者提供机会。但因为我无求与世,即不想靠信仰换高名,又不想借教法谋大利,倒也不怕别人说啥。跟写《大手印实修心髓》一样,我想做的,仅仅是传播真理让人明白而已。所以,我必须说我该说的话。

  简言之,诸种教派间的纷争,除了利养因素外,其主要原因,还是宗教哲学的不同所致。佛教中,或因尊奉经典的不同,或因宗教哲学的相异,才形成了不同的教派。和而不同,方得大成。数千年间,诸教派间大多相互尊重,互不排斥,相安无事,各度其应机之人。也正是因为“有容乃大”的胸襟,百花齐放,百家争鸣,佛教才成为最壮美的人文景观,才能走出印度,成为人类共有的财富。

  藏传佛教是跟南传佛教、汉传佛教并行的三大佛教体系之一,有着其独有的宗教哲学。它跟南传佛教和汉传佛教有着“法印”上的相同,也有着教义诠释上的相异。不仅如此,藏传佛教中的宁玛、噶举、觉囊、格鲁、萨迦、觉域等派也是各有特色,以其丰富的特点构成了藏传佛教的伟大体系。如宁玛派的大圆满、噶举派的大手印、格鲁派的道次第、萨迦派的道果法、觉域派的能断法等,各派以其独有的宗教哲学指导其修行。各派在见地上虽有差异,但都产生过光照千古的伟大人物。它们常常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异中有同,同中有异,但总的说来,其世界观和方法论还是各有特点,各随顺其因缘而度化有缘的对机众生。

  宗教哲学是宗教行为的行动指南。我们以出行为例,因为旅行方式不同,行动指南也就不同了。比如:有人曾骑了毛驴从西安到过上海,然后写一个《去上海行动指南》:第一站为此站,第二站为彼站,第三站在这儿,第四站在那儿……每一站间的距离为20公里;第二个人的旅行方式变了,他是坐汽车去上海的,则站点也变了,站与站的距离可能是几百公里;有时,可能连路线也变了。这样,他写的《行动指南》,就只适合坐汽车者;第三个人乘火车,则必须沿着铁路的《行动指南》,经过徐州,经过南京,经过各大站点,最后到达上海;要是第四个人乘飞机的话,那他只要选对航班,如法上机,不遇空难,不出意外,就能直达上海了。因多种旅行方式的不同,就会有多个《行动指南》,若是以其中一个为标准,来否定其他几个,显然是不对的。这种情形在禅宗中亦出现过,神秀的宗教观是“渐修”:“时时勤拂拭,莫使惹尘埃”。惠能的宗教观是顿悟:“佛性常清静,何处惹尘埃。”各随其缘而度众,并无谁对谁错、谁高谁下的分别。

  佛法本为救心,心有多少病,便有多少法。以中医为例,热病要泻火,寒病要驱寒,虚者补,实者泻。所有对机的药都是好药,因此很难说哪个药好哪个药坏,这要看你得了啥病。服药前,一定要了解你的病根,并熟悉药理。千万不要胡乱吃药。有时,吃错了药,小病会吃成大病,更可能枉送性命。所以,许多时候,最难对治的,不是烦恼障,而是所知障。

  目前的情形是,一些没有正见的人总是以自己的宗教哲学为标准,对别的教派指手划脚说三道四。这更是不如法的陋行。《佛子行三十七颂》中说:“因惑说他佛子过,徒然减损自功德,故契大乘诸行者,不道人过佛子行。”当然,那些指点者中,也不乏好心之人。因为宗教观的不同,他们可能产生相异的感受。对于他们,我们表示感谢,不要将其跟诽谤者同日而语。我们应该对他们说:谢谢你!我尊重你的信仰!请你也尊重我的信仰好吗?

  对于那些利用强权屠杀别派信众以强行推广自家教义的暴力行为,我一向是遣责的。外道对印度宗教的杀戮,西方的十字军东征,以及时下喧嚣于阿拉伯世界的爆炸声,大多是狭隘的宗教观导致的暴力,它给人类带来了巨大的灾难。萨迦派八思巴大师赢得千古敬仰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当元朝皇帝想凭借皇权武力推广萨迦派教法时,他进行了阻止。他说,各派教法皆是佛陀所传,各有其度众因缘,不可偏废。

  佛说:“一切善法皆为佛法。”百药治百病,百法救百心。佛教八万四千法门,各有其度众因缘,切不可拣一废百,固步自封。那些以为自己的水窖就是大海,认为自家的天井就是宇宙的人,无异于井底之蛙,会贻笑大方的。

  最后,我想强调一句:世上所有的经典,都应该成为我们心灵的营养,千万别变成捆绑我们解脱的枷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