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藏经快念网
地藏经快念网
入门须知 佛学常识 在家修行 佛与人生 佛化家庭
主页/ 入门知识/ 文章正文

皈依桐柏县清泉寺,释印生法师见闻感悟略记

导读:皈依桐柏县清泉寺,释印生法师见闻感悟略记 六道众生无量无边,此生若能相遇皆因一个缘字,正所谓无缘不聚首,有缘千里来相会。想必今天能皈依清泉寺印生师父,那与师父一定是有缘的,难说前世是师父放生过的...
皈依桐柏县清泉寺,释印生法师见闻感悟略记

六道众生无量无边,此生若能相遇皆因一个缘字,正所谓无缘不聚首,有缘千里来相会。想必今天能皈依清泉寺印生师父,那与师父一定是有缘的,难说前世是师父放生过的一只旁生也有可能。

冥冥之中能在今年、今天皈依师父,好像这一切都是诸佛菩萨安排好的。事后想想这些天发生这么多事情,假如这些天中,有一天有事当误的话就很可能无法在今年今天皈依师父,而事情就是这么的赶巧。正如清泉寺大护法杨居士所言:“如果你是师父的弟子,该护持清泉寺的人,护法神一定会引导你来到清泉寺,认识印生师父”。是的,我感觉自己能认识师父又皈依师父的经历真的就如同有股看不见的力量在引导我们一样。也许这是我们的因缘成熟了,也许这就是诸佛菩萨护法神在引导。

毫不违心的说,接触佛法依教奉行,是我今生最大的收获,而今又能依止大善知识,闻思修行,这更是非一般世间的福报可以比喻,这种欢喜心不是几声呵呵的笑声,更不是几个开心、高兴的文字可以描述,每想至此便有种喜极而泣的感觉,每想至此便会来一个深深的呼吸,心里无数次告诫自己说:“人身难得今已得,佛法难闻今已闻,此生不待今生度,待等何世度此身?好好修行,今生一定出离”。

末法时代,大善知识是成就的关键。坦白讲,我等凡夫,罪孽深重,实不敢谈“成就”二字,但不去修行,谁又知道会不会成就,不去修行谁又知道来世会不会成就?一直以来我都是在诸佛菩萨前求这求那,无非皆是些世间名种。当然也有求过自己能早点得遇到自己具足的金刚上师,皈依他,抱紧他的大腿。我深信至诚祈求,诸佛菩萨一定听的到看的到。

师父法相庄严,一言一行无不在表法示众,大家都说老和尚是最帅

机缘很快就熟了,去年在南阳佛教群里认识了很多师兄,其中镇平的网名叫“清泉”的师兄与我更为投缘,清泉师兄不但修行好,更是菩萨心肠。我向他表露了我想找个有道的,可以依止皈依的师父修行的想法,他毫不犹豫向我推荐了桐柏县清泉寺印生师父,当然有道的出家师父很多,但不一定每个与你都有缘。这一点我在以前写过的《朝初清泉寺,首礼印生师》的文章里写过事情的缘起,此处不在繁述。

今年5月初,我依清泉师兄提供的地址和坐车方式找到了清泉寺,第一次见到传说中久仰的印生师父。第一次见到印生师父,师父跟我想相中的样子完全不同,本以为印生师父可会是身披金丝佛衣袈裟,端坐高法台上,随从诸众人,与会客室受十方善男信女顶礼朝拜,电视里的高僧不都是样吗?没想到传说的高僧这么平常、平易近人。平常的让人有点惊讶,以我凡夫之见,传说中的高僧怎么一点也不“高“,反倒与邻家善良的老大爷有点相似。

第一次见到传说中的印生师父,师父身穿百衲衣,过午不食持戒严律。

那天见师父因时间关系,未能亲近师父太久,与师父也只是聊了点寻常事和自己修行上的一些见解疑问。最后我向印生师父表露我想皈依他的想法,师父说其实我们都是皈依的是本师释迦牟尼佛。师父也说他一年说三次皈依法会,即是观世音菩萨出家、成道、诞生日,如果我想皈依可以在这三个日子里来。

中午赶到寺里,下午又匆匆告别了师父。告别师父以后,我一直在想,我在外面工作,回家不方便,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皈依师父,也许自己真的没有这个缘分了。

诸行无常,是生灭法。事事难料,是我们业力现前,也是消业的机会,也可能是佛菩萨安排好的,我7岁的孩子在今年10月突然检查生病了,一个平静的家庭一下子陷入崩溃边缘。往日里谈修行、谈放下的我,当事情真的发生在自己身上时,此进的我早已六神无主乱了手脚。在孩子要去郑州手术前,我听说印生师父到珠海了,我便急忙从深圳赶到珠海求助师父,把孩子的病同师父也很详细的说了。只所以同师父说,是因为亲近师父的人都知道师父治病救人的事迹,印生师父发下大愿治病救人且分文不收,已治好的各种危、重、难病患者多不可计。我知道师父出家前也行过医,同师父说说让师父给些建议,另外也想让师父给予孩子身体上和我心灵上的安慰加持。

在郑州给孩子做手术前和做手术后,我都给师父打过电话也发过短信,请求师加持孩子,师父很慈悲真是有求必应。孩子手术完,我问师父该如何更好,师父说让去寺里住些日子调养一下,再给孩子开些师父配的中药吃吃。孩子一出院回家,我们在家里呆了一天,把家里安排好收拾行里就直奔寺里。

无巧不成书,上面说了有缘总会见面。我们在南阳车站转车的时候,在车站里的人群中,我一眼认出了微信群里镇平的小林师兄。虽然我与小林师兄从未谋面,以前只是在微信里看过她的照片聊过天,但还是一眼认把她认出来了。也可能是小林师兄漂亮引人,也可能是我们有缘。真没有想到这么巧,她在我前面走,我同我夫人说,前面那个女孩我认识,她们应该也是去清泉寺的。果然她们一行三人在我们前面上了去桐柏的车。我随后上车走到刚坐下来的小林师兄傍边,向她点头问候,她也惊讶的认出我来了,并叫出了我的名字。相互简单问候。我才知道她是带她男友和亲戚一起去寺里皈依师父的,除此之外也想请师父帮她们选个结婚的吉日。小林师兄早年已皈依师父,法名“妙海”,她说这次来主要是让她家人亲戚感受一下寺里的文化。

约下午4点到达寺外公路口处,小林师兄他们一行三人选择步行5公里到达寺里,我因带着孩子和行里,我们选择了出租三轮车去寺里,与我们同坐一辆三轮车的还有两个外地赶来皈依师父的师兄们,当天来赶不上,提前一天来住在寺里。我们一起拼车相互都省一点路费。

5公里的路程我与夫人孩子坐在三轮车上没有太多的交流,只是相互把手握在了一起。我深信这次来到寺里也一定是诸佛菩萨护法神众的引导,当我们从寺里离开时,孩子的病一定会完全康复,彻底根治,永不复发。

刚到寺门口从三轮车上下来,我的手机铃声响起,我一看是南阳的号码,我想这不会是群里哪位师兄知道我来寺里了,知道我带孩子行里不便要去接我们的。接通电话后,师兄确认是我,我问他道说:你是“小和尚”师兄吧,小和尚师兄说你怎么知道,我说我想到会是你,小和尚师兄年轻帅气,用句话现在很流行的话就是“小鲜肉”一个,在微信群里是个活宝,听说他在南阳常发起善行帮助别人,现在像他这个年龄信佛学佛的人太少了,实在难得。小和尚师兄很热情要接我,说自己是问了群主“不二法门”杨师兄才找到我的号码,我说我已到寺门口了,但还是非常感谢他。

寺前的方生池里倒影出寺的一面,这个角度是寺里最上镜的角度。白果树、护法殿、东方三圣殿倒影在水中形成一幅美丽的画卷

山门的台阶上大树茂盛的枝叶已攀过头顶,来往行人都能摸到大树。

清泉寺因地处桐柏山上,交通不算方便,第二天的观音菩萨诞生日皈依法会很多人当天来是赶不上的,所以十方信众善男子善女子要皈依的都是头一天就赶来了,就像小林师兄他们一样。我们托着行李进寺时,寺里已是人流涌动,师父的门口更是围满了护法居士们,这时师父刚好出来走动看到我们,师父看到我们就很慈悲的问孩子的病情,师父说“来了好呀,来了在寺里住上几天”,并分咐其他师父给我们安排住宿。等师父又折回自己房间后,我们一家也跟随其后来到师父房间。我跪在师父面前顶礼师父。那一刻我跪在师父面前,额头接触着地面停了片刻,心里非常的难过,想到这些天突然发生的时,想到孩子的病,想到轮回中真的太苦了,想到一个出家人与你无亲无故的无私帮助你,泪水不由的在眼中打转。顶礼完师父我献上了我准备好的礼物,师父说我啥也不要,我就要孩子健康平安。

从师父的房间出来,我惊奇的发现原来我的引荐人镇平的“清泉”师兄也在师父的门外,我叫住了清泉师兄,他看到我时也觉得很惊讶,相互握着手简单问候后,他便热心的拉着我们给我们安排住处,一会找居士,一会找师父,一会找被子,让我非常感动。在师父门外我还见到了来自珠海的“桐昌”师兄,我同桐昌师兄打了招呼,据说寺里只有重要法事桐昌师兄都会赶来帮忙,桐昌师兄是那种说的很少,做的很多的人,言语间没有一点浮躁。我在寺里住时亲见桐昌师兄一个人打扫公共厕所,捡柴、扫地什么活都干,平时带上耳机则很少说话。

虽然这是我第二次来清泉寺,但是一点都没有感到陌生,那此只在网上看过照片从未谋面的众师兄们,真的像亲人一样,正如我上面所说的小林师兄、小和尚、清泉、桐昌师兄,大家都是那么的友善真诚,帮起你来看不到任何的不悦,都觉得帮你像是自己份内职责一般,真的让人感动。这几日来心里的苦恼和一路的疲惫也得以有个一个释放。我夫人看到我们初到寺里这么多师兄帮忙,也很感动。这一路走来,从南阳的胡师兄安排我带孩子去医院检查,再到群主“不二法门”杨丽姐安排孩子到寺里见师父,我除了用感恩二字外,别的真不知道该怎么道谢为好。我清楚的知道,没有谁是天生欠你的,更没有谁是应该为你做的,这些师兄们同我说的最多的就是:“没事,你放心就是”。虽然孩子不幸生了病,但这场病让我及我的家人对人生、对世间有了全新的认识和感悟,我没有任何的怨言。我不怨天不怪地,换句话说不是这突如期来的病,我对“修行”意义是很模糊的,对“苦”的认识也是不完整的。正是孩子的这场病让我们重新定位了自己的人生,定位了我及我的家庭该如何走向明天。

远处看蓝天白云间光影下的清泉寺格外宁静祥和

太多太多的感悟真不是三言两语可以说尽。所以我在想这也许就是佛菩萨安排好的一切,假如我今天不认识师父、不认识众师兄们或者晚一年、两年认识,当孩子生病后,我肯定不会得师父的帮助,不会得到这么师兄们的关心帮助,所以说这一切也许早已注定。正如一位身患重病的患者对师父说:“师父呀,我要是早点认识你就好了”。师兄说:“你的苦不受够你就找不到我”。是呀,不是每个人都能找到师父相信师父的,所以说一切都是缘。

其实很多人认识佛教,走前佛教都是有一个因缘的,偶然的也有,但绝大多数都是从“苦”中寻找答案,从精神上寻找寄托时才认识了佛教,走进了佛教。有些人对佛教不屑一顾,我想那大概是他的苦还有没有现前,如果有一天业力现前,因缘成熟,自然会走进佛门。所以说佛不度人人自度。

安排好住宿后,我们在大殿礼敬诸佛菩萨。寺里晚上有法事,蒙山烟口施食,我有幸平生第一次完整的参加了一场法事,晚上法事时,全寺的师父、护法居士全部参加。此时的师父真的是身披佛衣袈裟,头顶法帽,端坐本师像前的法台之上,惊堂木一拍,四众肃静,清香燃起,几缕香烟冉冉升起,在大雄宝殿之内环绕,整个大雄宝殿无比庄严。师父领唱,四众弟子跟唱,梵音四起。大殿内梵音声、鼓声、引铃声,声声入耳。蒙山烟口施食法会的流程我不知道,但师父梵唱的一些内容我还是听的懂。师父在法台上领唱的非常投入,我看到师父自己席间也擦泪多次。想必那无量无边众生也一定非常感动,他们一定也像我一样感动的想哭。

师父在印度朝圣佛陀时盘腿端坐在菩提树的庄严法相

法会大概有两个多小时,时而需跪,时而需起。我因第一次参加,总跟不上节奏,看别人跪时我跪,别人起时我也起。有时候我一闭眼别人就跪下了,我赶紧去跪。跪下后看侧面的师兄们没有起身,我就闭眼感受,刚一睁眼别人已经站起来了,我也赶紧起身。就这样坚持了两个多小时,虽然不太懂,但也感觉是法喜充满。法事以施食结束,我夫人孩子也都全程参与。

法会结束后,我带孩子来到安排好的房间住宿,我夫人去她们女众的房间休息。我所住的房间里已住了两个师兄,经询问,那两个师兄都是来找师父看病的,两个人都是精神病,只是症状不一样,一个83年同我一样大,一个还在上高二。那个同我一样大的好像已在寺里住了几个月了,上高二休学的也已住了3个多月了,师父让他住满108天,他说再有20天就可以回去了。通过简单的聊天我真的看不出来他们有精神病,他们不说我绝对看不出来,我看他们很友善的帮我说一些注意事项,怎么也不能跟精神病人也连上来。

晚上我与孩子挤在一张一米多宽的小木床上,孩子虽小但已占去小床的大半边,我则侧卧在床边上。累了很久了,真的想睡个好觉,本以为在寺里的今晚我会睡个好觉,结果那一夜竟然失眠了。

晨钟暮鼓警醒世间名利人。早上大概四点左右伴随着师父们有节奏的打板声、撞钟声,我知道传说中寺里的早课开始了,本来也睡不着,何况这殊胜的机会,何必久恋一张床?一张床都放不下的人,何以说放得下生死?我一直很称赞那句“生前何必久睡?死后自会长眠”的话。

穿衣简单洗刷后入大殿礼佛问寻,此时殿里很多师兄已排起了队,我也找个靠后的位置合掌站立。寺里常住的师兄们陆续入殿,就连同我共住一房整日贪睡自称有精神病的师兄也上殿了,事后他说你们都上殿早课,我睡着也不好意思。其实这就是共修的力量。

随着引唱师父开静打铃、击鼓,梵音声起,常住四众弟子随师而唱,我于其中依然是个充数的。时而跪、时而起、时而唱、时而绕佛。我好奇的要左顾右盼,老忍不住去看大殿墙壁上绘画的“观音菩萨慈悲救众图”,想到我们现在也是那个需要被她救治的对象。但一想到寺里护法神利害,怕有不敬之行惹恼护法神,所以便闭目感受,感受梵音入耳,洗去我身上的一切俗尘。铃听那可以穿越时间空间的钟声,带我回到本来面目。

早课晚课大概都是一柱香的时间,约有一个半小时的样子,放松心态其实课间的时间过的很快,一点都不觉的长。早课结束后天还没有完全亮,回到房间发现孩子也早已醒来,房间里的几个师兄们聊着早课,聊着寺里的见闻,聊着关于这山、这寺、这老和尚的一切话题,我将孩子穿上衣服,带他去殿里礼佛忏悔,许愿请求,又去寺外大白果树前围绕祈祷,寺里新一天的生活就这样开始了。

啪、啪、啪,清脆的打板声再次响起,不用说早饭的时间到。寺里的打板声不同,每种不同节奏的声音带表着要做不同的事,上殿、过堂、息灯我听不出来,但从时间上可以猜出来。

今天的天有点阴,到现在太阳一直没有露出云层。即便到了吃早饭的点,也没有感受到明媚的晴天。我与夫人一起拉着孩子的手一行来到五观堂,师父与众护法居士已坐进不久前寺里水陆法会时临时搭建的食常用餐,我们到的晚,加上听说寺里吃饭也是一堂课、规矩很多,我们带着小孩不敢入内,则同其他几个到的晚的师兄排在食堂门口自己打饭,然后就近蹲在食堂门口将饭菜放在水泥台阶上吃饭,条件的确不算高大上,但我们三人都笑的很开心,大概孩子生平也很少有这种经历,好奇中带着喜悦,虽然孩子不能说话,但那种喜悦没有任何报怨的表情已带在脸上。

说来真的是奇怪,我们三个早饭吃了很多饭菜,若在平时,我孩子跟本不愿意吃馒头和青菜,但在寺里竟然主动吃不说,一下子还吃了一个馒头和半碗青菜,我夫人也吃一个馒头,我有点脸红的说,竟然夸张的吃了两个半馒头。我们自己都惊讶奇怪怎么会这样,好像寺里的饭菜就是香好吃一样,实际上也的确是香好吃。接下来我夫人和孩子在寺里住的9天当中,我听她们讲,她们每天都吃很多,孩子至少也要吃半个馒头,而我老婆好像也没有再提节食减肥的事。

孩子吃饭慢,我们大概是最后几个用完早餐的人。早餐用完差不多寺里的皈依法会就快开始了,此时的寺里人已明显增加不了少,除了前一天在寺里挂单入住的外,寺院周边能及时赶到的都在陆续赶来,不大的寺院里已是香烟缕缕,人潮涌动熙熙攘攘,寺外也已停满了车辆。很多护法居士都带了自己的供养来寺里,为自种下福报。我看有的居士们从车下搬下米面,有的搬下水果,还有供养寺里山药馒头的,反正多以吃的为主。我夫人说,什么时候咱也能这样来供养寺里,我说只要咱想,一定很快。

我们回房间稍做休息,便一起步入大殿开始真正的皈依法会。我觉得佛弟子的业力一定会比普通人来的更快、更猛,同样佛弟子的愿力也一定会比普通人来的更快、更强。今年五月份我从清泉寺离开的时候,我在寺里佛菩萨护法神前跪着说“我一定会再来清泉寺,一定会再来拜师父护持寺院”。真没有想到这么快就以这种方式真的来了。

大智度论说“佛法大海,唯信能入”,同样佛教也讲“佛法不度无根之草”。是的,如果我不是对佛陀的话深信不疑,如果自己没有一点善根的话,肯定不会接受佛陀的教育,更不会渴望对三宝的皈依。一直以来,我都是乱修瞎悟,只凭自己的认知来修行,没有真正意义上皈依,我认为皈依是真正依止三宝的开始,没有皈依的修行是不圆满的。所以我一直期盼能有一位金刚上师为我授三皈依,这不真的来了。

大雄宝殿里挤满了来皈依的善信男女,约200人众,皆法喜充满,都是无上善根之人。慈悲伟大的佛陀端座于莲花宝座之上,手结法印目视大众,二随从阿难尊者、迦叶尊者双手合十伴其左右。大雄宝里殿佛光普照,众信善男女受持诸佛菩萨加持无量欢喜。印生师父携随从诸弟子缓步入内,步至本师像前法台处燃香供佛,皈依义式正式开始。

庄严宝地,清泉寺大雄宝殿,师父出资修建,据说整个寺院工程要花4000万,难以想象师父的愿力有多大

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师父慈悲为众弟子说三皈依,并开示皈依的意义和好处。师父从世间法起讲,通俗易懂,讲到欢喜处便会引来大家一片笑声,讲到严肃时众人皆面无表情严肃异常。师父说皈依要受五戒,受一戒就有五个护法神保护,不花钱能有二十五个保镖保护多好。师父说受戒了便不可随意破戒。我孩子听不懂师父在最前面说什么,不停的急着拉着我问师父说的是什么。我再把师父的话简单翻译给我孩子听,我孩不停的点头。

席间前排有师兄示意师父等一下,意思是还有师兄位没有赶到寺里。师父挥了挥手说不等了,并说这都是缘分。师父在皈依法会上开示了很多,众弟子也按师父的提示,时跪、时拜、时唱、时念。最后师父为众弟子起法名,想必这是每个弟子在皈依法会上最为期待的,因为皈依的人多,师父只为前两排的弟子起法名,而后几排的则有师父的弟子妙喻法师为大家起法名,我因带着小孩在最的一排,我和我孩子的法名则由妙喻师父起。大概没有什么悬念,妙喻师父问完的名字后为我起法名“妙伟”,我欢喜受持。妙喻师问过我孩子的名字,稍思片刻为我孩子起法名“演成”。我孩子仔细问我师父起什么名字,我说你叫:“演成”,演示的演,成功的成,我孩子非常开心。我夫人则同无数站在大雄宝殿门外的信众一起见证了我们皈依的过程。

法会结束后,下起了丝丝细雨,据说龙王菩萨也是寺里的护法神,寺里本来要为龙王菩萨建个殿,但因费用有限一直没有建,所以寺里每逢重大法事,都会下点小雨,我不知道这是什么原因,但想必龙王菩萨一方面是在降下法雨甘露,洒净道场,一方面龙王菩萨也在示意让大众知道他在护持着寺院

寺外的一股清泉,清泉寺名字的来例大概跟这股泉水也有关系吧,据悉这股泉水早已干枯断流,是师父发愿修大雄宝殿后又恢复原样,师父在出水口处建了龙头。

皈依法会结束后,居住较近的皈依师兄们则已开始返程,远一点则在寺里吃过午饭后返程,寺里的人到下午饭后已去之大半,暄闹的寺里又恢复了她本来的宁静,我与夫人孩子出寺到陀罗尼塔前绕塔,路上夫人感叹寺里今天来的人之多。她的感慨也不无道理,其实无论从寺里的建筑规模、寺里的历史背景来看,清泉寺地处桐柏山上,交通不便,与南阳地区域上百个寺院相比的确没有过“寺”之处。但这恰恰也说明了一个问题,那么为什么这么多人想来,愿意来?住下来?是“僧宝”,没错,印生师父就是僧中之宝,如果没有他来主持清泉寺,没有他这样发大愿大修行的出家师父,清泉寺可能还是10年前的几间砖瓦房,这一点都不夸张。今天来的无量法界众生,毫不夸张的说一多半都是师父修行召感而来的。

10年前和10年后的清泉寺对比,变的是寺,不变的是僧。

不得不说的晚课,因为终身难忘,所以一定要说。今晚的晚课算是我第一次参考寺里晚课,昨晚的应该是蒙山烟口施食法会,今晚的才是单纯的晚课。依旧打算充数培养菩提种子的我,今晚本打算还站在师兄们身后,没想到今晚寺里少了很多人,上晚课的人也少了很多。席间依旧是唱、拜,当晚课进行一半开始唱诵阿弥陀佛佛号时,声声佛号入耳入心,我不由的想起了近来发生在自己身上的突变,想到孩子的病情,想到一个家庭的不容易,想到我年少时离我而去的父亲,想到一生操劳的母亲,想到轮回苦的本质,想到明天的种种事事,一时间忍禁不住流下了泪水,一边念佛号,一边流泪。当开始在大殿绕佛时,这种哭的欲望更加强烈,我只能强忍着不哭出声来。当绕完佛回到位置上时,我的哭泣开始不受控制,泪崩如泉,人也从哭泣变成抽泣的哭,完全不能自主。从来没有这么伤心的哭过,也从来没有感受到这种不能自主的哭泣。整个人抽泣的跪都跪不到拜垫上。自己也已不知道为什么要哭,为什么会哭成这个样子,心里唯一有的感觉就是感觉轮回太“苦”了,还有就是感恩佛菩萨。以前听说过有师兄听到佛号或者参加法会时会感动的哭的一塌糊涂,我还不以为然,没有想到自己今天也成这样了。基本上哭到晚课要结束的时候,才回归了理性。止住了流水,而这时突然感觉自己的身心都愉悦了很多,轻松了很多。

特别提示:因此文较长,学佛网服务器对文章长度有要求,超过1万字不能发送,所以要看后半部分则可以去QQ间,

网址:http://user.qzone.qq.com/869161747/infocenter?ptsig=dEzabvgF-OC8w79Gl3jYMnIygvYW3r8x32b8cttFmuw_

阿弥陀佛,谢谢!